三线建设与四川城市群(六)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3-09]

    第二节 重庆经济区城市群


    三线建设时的重庆经济区是指中央直辖重庆市前的老川东地区,包括老重庆市、万县地区、涪陵地区、江津地区和黔江地区。重庆经济区地处青藏高原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地带。地势由南北向长江河谷逐级降低,西北部和中部以丘陵、低山为主,东南部沿大巴山和武陵山两座大山脉。丰富的煤、天然气、铁、有色金属及各种非金属矿产资源为工业生产提供了能源和物资。三线建设在这一区域布局了造船、兵器、机械、航天、冶金、核工业等重大项目。三线建设也极大地推动了这一区域的城市化进程。

   
()军工重镇重庆

   
重庆地处长江上游,两江环抱,背靠大西南腹地,前有三峡天险,具有优越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能源条件。长江黄金水道直达中下游发达城市及东部沿海,为重庆的工业产品输出创造了条件。

   
建国后,重庆市为西南军政委员会直辖市和中央直辖市。1954年大区撤销,重庆改为四川省直辖市。19834月,重庆与原永川地区(原江津地区)合并,辖912县。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从南京、上海、广东、湖南、湖北等地向四川重庆先后迁入并新建了一批兵工厂。重庆的几大老厂(望江、长安、建设、嘉陵、长江、江陵)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解放后的一五二五时期又进行了扩建,1956年引进消化苏联的制式武器,实力更加雄厚。

   
三线建设的战略重点是把重庆建设成常规兵器工业制造基地;建设成西南的机床、汽车、仪表和直接为国防服务的动力机械工业基地;建设成长江上游的造船工业基地。1964年下半年到1966年底,从北京、上海、辽宁等12个省市迁入重庆60个企事业单位。

   
大批三线项目的建成投产,极大地增强了重庆的国防工业实力。在常规兵器生产方面能够生产各种枪支、大口径炮、轻型坦克车辆、特种装备及其配套的各种光学仪器、弹药、化学等产品。国防船舶工业可以生产包括潜艇在内的多种舰船和船舶配件。与此同时,三线建设进一步改善了重庆的工业结构,重庆形成了以国防、民用机械、冶金、化工工业为骨干,轻纺工业相应发展,门类较齐全的工业体系。

   
大量重型机械设备的迁入,迫切需要对码头、火车站的装卸能力进行提升。1965年,九龙坡火车煤炭和钢铁站点得到了扩建。新建了李家沱和苗儿沱机械化作业线码头。原有朝天门红岩码头和江北打鱼湾码头也新建了机械化作业线。三线建设时期修建的川黔、襄渝铁路进一步打开了重庆与外界交流的大门。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合川涪江大桥、北碚朝阳嘉陵江大桥和石板坡长江大桥的建成,改写了重庆无公路桥的历史,打通了制约重庆市域交通的瓶颈。重庆港的扩建和长江、嘉陵江十几个码头的建设,以及白市驿机场的改扩建,大大增强了重庆航运业和航空业的吞吐能力。

   
三线移民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约5万人。各地来的主要是优秀的熟练技工、科技人才和管理人员。他们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大大增强了重庆的科技实力。

   
由于特殊的丘陵地貌和长江、嘉陵江两江分割的自然条件,建国初期,重庆就已经形成了“梅花点”状的组团式大城市格局。但是,体现城市现代化水平更高层次的卫星城镇体系的,则得益于三线建设。由于四川仪表总厂以及下辖10多个分厂的建设,促使北碚城镇发展成为重庆仪器仪表工业基地。由于四川染料厂、四川维尼纶厂、长寿化工厂等骨干企业的集中建设,促成了长寿化工城的发展。由于大批三线军工企业的兴建工业,使綦江成为以机械工业为主的卫星城。由于大型企业西南铝加工厂的兴建,使巴县成为以有色金属加工为主的城镇。此外,双桥区路铺镇也因大型企业四川汽车制造厂的选点新建,发展成为我国重型汽车工业基地。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三线建设的调整改造,进一步加速了重庆产业集聚效能,促进了城市经济结构的优化。全市“七五”、“八五”、“九五”涉及调整单位43个,占全市三线建设125个单位的34%,调迁职工近6万人。由调迁单位为主组成了各具特色的四大工业片区。即南坪电子仪器仪表工业区、巴南鱼洞汽车及重型机械加工区、江北冉家坝机械电气仪表工业区、石桥铺科研院所区。

   
各三线调整单位,把迁建与与技术改造结合起来,设计起点高。以汽车、摩托车为主的机械工业,以天然气化工为主的化学工业,以钢铁和铝材为主的冶金工业成为三线建设调整改造后最先崛起的产业。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精细化工、新材料、绿色食品、服装等产业也在全国占有一席之地。

   
由于军工的管理体制是由中央直接控制,军品任务由上级统一下达,并统一生产调度和技术协调,与地方经济联系很少。计划经济体制下复杂的条块分割,重庆的发展长期处于中央、省、市属企业相互不能协调,地区社会经济发展不能统筹的矛盾之中。1983年,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在重庆市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改革使重庆市一大批三线企业焕发了青春和活力。重庆在改革的过程中努力探索军民结合的道路,军工企业大部分已由生产型向生产经营型转变,产品结构由单一军品、指令性任务型转向多样化产品转变,军工技术由单向为国防系统服务转向为军工和民用双向服务。在军工企业联合开发新品的同时,形成了一批跨地区、跨部门的经济联合体。

   
重庆作为三线建设核心地区,但国家的高投入基本用于重工业生产,城市建设投资比例,反而呈下降趋势。无论是居民住宅,还是城市供水,无论是公共交通,还是学校建设,大都处于滞后状态。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重庆加强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六五”期间,全市用于城市建设的投资为前三十年累计投资的70%。城市交通建设取得了重大贡献进展,改建和新建道路228公里。

   
重庆作为西南水陆交通枢纽和唯一的内陆外贸口岸,1985年货运总量占四川的30%以上。重庆的枢纽地位和运输能力,能为四川和西南地区内部之间及同全国各地、特别是长江中下游地区之间的货物运输、人员往来、信息输送提供大量服务。

   
三线建设促成了重庆现代工业体系和现代卫星城镇体系的形成。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三线企业布局更趋合理,工业体系日臻完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大范围展开,以市场为导向的城市经济体制的不断深化,为中央直辖重庆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主办单位: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商业后街3号
蜀ICP备12009068号    您是第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