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建设与四川城市群(十)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4-05]

宁志一

 

三、攀西城市群

攀西地区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在这块仅占共和国国土面积0.7%的区域内,蕴藏着占全国13%的铁、69%的钒和93%的钛。这里水能资源丰富,占全国可开发量的第一位。如此丰富的自然资源,如此优异的资源组合,奠定了攀西在中国现代化建设事业中特殊地位。攀西经济区位于长江上游川川滇黔三省结合部。攀西经济区地理、资源条件独特,是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

(一)新兴冶金工业城攀枝花

攀枝花位于川滇交界处,金沙江与雅砻江在此交汇。由于攀枝花具备近山、近矿、近煤、近水、近林及炼钢炼铁各种辅助原料齐备的资源优势,以及地处内陆腹地、地势隐蔽、地形险要等地理优势,1964年中央决定在攀枝花弄弄坪建设西南最大的钢铁工业基地。邓小平1965年考察攀枝花时指出“这里得天独厚。”

攀钢主体工程是整个工业区设计上难度最大的项目。弄弄坪依山傍水,靠矿近煤,在这里建厂条件优越,但它前临大江,三面环山,主厂区面积仅2.5平方公里。建设者采取4个大台阶、23个小台阶的竖向布置,巧妙安排了一个大型联合钢铁企业。完全突破了苏联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三大一人”(即大平地、大铁路、大厂区、人字形)的模式。以此为基础,煤炭、电力、铁道、交通等部门提出相应的计划;城建部门提出城市建设的初步规划。到1970年一座年产百万吨优质钢的钢城拔地而起。

196534日,攀枝花建市,原称渡口。1972年,将工矿企业集中的地区设东区和西区两个城区,将农业区合并为一个郊区(仁和区)。1978年国务院批准将米易、盐边两县划归攀枝花市管辖,实行市领导县的体制。1987年更名为攀枝花。

攀枝花建市之初,周恩来就曾要求:攀枝花不要走一般城市的道路,要针对新工业区的特点,建设“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新兴工业城市。在城市布局上由于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星群型城市布局,形成了城乡交错的景观。整个城市的8大片区,沿金沙江两岸60多公里的狭长地带布置,片与片之间相距几公里到几十公里,既有绵延不断的市政设施和城市居民点,也有断续可见的山村和田野,工矿与农村的明显界限、城市与郊区的严格差别已在消失。

必须综合利用攀矿中的钒、钛资源,其巨大的经济效益才能充分显示出来。攀钢一期工程建成投产后,攀矿的综合利用问题引起了中央的重视。 1979年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在给中央的报告中提到“攀枝花已发展到30万人口的城市,有一支经验丰富的施工队伍,再利用我们的科技成果,这里可能很快形成生产我国特有的合金钢基地和生产钒、钛等战略物资的生产基地。”经过10年的联合攻关,为经济合理利用钒钛资源打下了基础。1985年攀钢二期工程被列入国家“七五”期间重点工程建设项目,二期工程从规划建设开始,就同时考虑成龙配套地解决钢铁生产与回收钒钛的问题。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攀枝花开发建设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关键时期,党的第三代领导人中,江泽民两次、乔石两次、李鹏一次、朱熔基一次赴攀枝花考察指导工作。党的第三代领导人考察攀枝花,充分肯定了攀枝花开发建设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就,高度赞扬了攀枝花人的不懈奋斗精神。朱熔基在考察攀枝花时概括道 “在这样的山沟里,建设这样一座现代化的城市,确实是很了不起,是精神力量的结果,是毛泽东思想的产物,邓小平理论的成果。” 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人,考察攀枝花不仅从精神层面肯定攀枝花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而且解决攀枝花开发建设中的难题,擘划攀枝花开发建设新的蓝图。

党的第三代领导人考察攀枝花时,对矿产的综合利用提出了更高要求。1991年江泽民考察时为攀钢题词“努力把攀钢建设成为现代化的钢铁钒钛基地。”李鹏也指出:“国家要把钒钛作为战略问题进一步加以研究”。朱熔基要求,在钒钛磁铁矿的综合利用方面要大练内功,他指出:“靠现在的钢铁企业完全能满足中国的需要,最重要的是品种质量,这一指导思想一定要明确”“攀枝花最大的希望在钒钛,特别是钛,要抓紧科研” 在党的第三代领导人的关心支持下,钒钛磁铁矿的综合利用取得了实质的进展,新研制出的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附加值产品,打破了美国全球垄断的格局。随着中国钒钛产业在国际市场上综合竞争力进一步提高,攀枝花在中国区域经济格局中的地位得到进一步提高。

与攀枝花矿产资源具有同等开发价值的是水能资源。金沙江及其最大支流雅砻江,从青藏高原发源而来,在攀枝花汇合。位于雅砻江下游,距攀枝花市40公里处的二滩有着建设一个巨型水电站的得天独厚地理条件。二滩电站总装机容量330万千瓦,工程宏伟,是建国以来我国西部规模最大、技术最复杂、投资最密集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二滩电站的建设资金投入由中央和四川省合资并部分利用外资。二滩电站于199311月截流,19988月第一台机组发电,同年11月第二台机组发电,次年其余四台机组相继投产,比预定工期提前一年。电站于2000年全部竣工。二滩电站通过国际合作在技术、管理和效率等方面都有新的突破,为我国投融资体制和水电建设管理体制的改革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

攀枝花建设初期实行的是“先生产,后生活”方针,导致市政基础设施薄弱。改革开放后,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被提上了议事日程。1979年以后,大工业建设与城市建设同步,公共设施和基础设施的承载能力与城市发展规模相适应取得成效。1991年江泽民视察攀枝花时感叹到,“攀枝花比我想象的美得多,晚上万家灯火,很壮观。”   城市形象是一座城市的内在历史底蕴和外在品位特征的综合表现,是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集中体现。朱熔基提出,“从十年发展眼光来看,攀枝花将会成为一个在国内很著名的城市”。朱熔基对提升城市形象方面还提出了多方面的要求。

突出农业的基础地位。攀枝花是地球同纬度唯一不受台风影响侵袭的亚热带气候区域。这里独特的光热资源像一个天然温室,使粮食和经济作物产量高、质量优。朱熔基强调,“将来只要飞机一通,香港、澳门以至全国都会到这里来旅游。二滩水电站沿途再绿化一下,本身这是一个很漂亮的景点。有攀钢这样一个现代化企业,城市再像花园一样,到这儿来吃、住也便宜,我看将来旅游的人不会少。把钱集中起来,一个是搞农林牧副渔业,一个是搞服务行业。这是我对你们的期望。我希望将来攀枝花变成象花园一样的城市。经过多年的宣传,二滩水电站大坝;众多的湖泊、溶洞、温泉;攀西大裂谷;攀钢 “工业科教之旅” 等一系列旅游品牌日益深入人心。是四川省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关键区域,以一个花园般的城市正展示在人们面前。

加大对外开放程度。攀枝花市为备战而生,建设初期的攀枝花仅仅只是一个高度封闭的工矿区。改革开放初期城市功能的定位,也只是以“依靠大企业,带动大发展”。攀枝花有着高山大河的地理形态,城市功能容易形成内聚性强而开放性不够的特点。因此朱熔基是从建构开放型的城镇体系来谈攀枝花的对外开放问题,“关于加大攀枝花对外开放的问题,我不但支持你们开放,而且支持你们成为一个国际化的旅游城市,向着开放的路子走下去。如果你们将来开放程度越大,外资企业很多,还可以设外国银行。攀枝花人要同心协力地开展工作,使攀枝花的面貌有一个很大的转变,从十年的眼光来看成,攀枝花将会成为中国的一个著名的城市。”

攀枝花上距昆明300公里,下距成都800公里,地缘环境和资源秉赋与两城市又有极大的差异,攀枝花具有与两城市同时互补的功能,这也就决定了攀枝花承载着由一个区域性的工业城市转变为一个开放型大城市的使命。

作为三线建设的重中之重,攀枝花已经发展成中国西部重要的钢铁、钒钛、能源基地和新兴工业城市。攀枝花紧紧依托阳光、气候、花卉、果蔬等要素,统筹布局城镇功能,一批新型旅游镇、工业镇、商贸镇的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城市空间有效拓展。通过大力开展生态文明建设,加强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先后荣获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卫生城市中国钒钛之都等称号。攀枝花从诞生到成长壮大,与三线建设有着天然的血肉联系,是三线建设催生了攀枝花,攀枝花又反过来支撑了三线建设、升华了三线建设。(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主办单位: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商业后街3号
蜀ICP备12009068号    您是第 个访问者